合成纤维的静电产生及抑制 ——合成纤维服装面料耐久亲水抗静电剂(二)
阮天治
阮静
白鸟正祥
贺健
2017/8/5
浏览数:1380 (统计时间:2018年5月起)

合成纤维的静电产生及抑制

                                                               ——合成纤维服装面料耐久亲水抗静电剂(二)

阮天治,阮静,白鸟正祥,贺健

        摘要:合成纤维服装面料进行耐久性抗静电整理,与纺丝纺纱、抗静电剂的施用方法和目的截然不同。

       服装面料耐久性抗静电整理必须从改善合成纤维的润湿性入手,而易去污性和防再沾污也与润湿性、抗静电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要解决织物耐久性抗静电性、首选方案是采用化学方法使纤维分子结构中含有离子性和吸湿基因。要达到这个目的,常采用方法有共混、共聚和接枝等办法,对纤维原分子结构进行改性,进而达到吸水、防污、耐久性抗静电多功能整理效果。

       关键词:润湿性;耐久性;共混法;共聚;交联薄膜;接枝;导电纤维;纳米技术;易吸水;去污;防再沾污;抗静电

 

       目录

       一、解决耐久性抗静电应从提高织物润湿性入手

       (一)润湿性(吸水性)与抗静电性的关系

       (二)耐久、亲水性抗静电剂的必备条件

       二、从纤维改性入手,提高亲水性、抗静电性

       (一)采用共混法对纤维进行化学改性

       (二)共聚及交联成膜法

       (三)对纤维结构(内部法)进行接枝改性

       三、织入导电纤维,提高合成纤维耐久抗静电性

       (一)导电纤维应具备的基本条件

       (二)金属导电纤维

       (三)碳素导电纤维

       (四)有机导电纤维

       (五)有机导电纤维的应用

       四、纳米技术在抗静电纺织品加工上的应用

       五、易去污整理与抗静电剂的关系

      (一)易去污整理机理

       (二)去污抗静电整理剂

       (三)织物易去污整理

 


       (续上期内容,详见7月杂志)

三、织入导电纤维,提高合成纤维耐久抗静电性

       为了使织物具有耐久性和适应各种环境抗静电功能,除了上述依靠吸湿性表达到传导电荷的方法外,制备导电纤维也是主要选择方法之一。

       (一)导电纤维应具备的基本条件

       导电纤维通过电子传导和电晕放电消除静电,其电阻率一般小于107Ω·cm,甚至小于10Ω·cm,因而它的电荷半衰期很短,显示出极优良的抗静电性。这种纤维在空气相对极低的条件下,也能发挥很好的抗静电作用。这是特殊服装面料追求的首选材料。

       通常把电阻率小于107Ω·cm的纤维定名为导电纤维,用这类纤维加工的服装面料不再受环境温度的限制,也可从控制织物中导电纤维占有量来决定纤维导电性能,以满足不同用途对导电纤维的要求。用作纺织品导电纤维应满足以下基本条件:

       (1)具有一定的细度、长度、强度和柔曲性,能与普通纤维有良好的抱合度,易于混纺和交织。

       (2)具有良好的耐摩擦、耐屈曲、耐氧化及耐腐蚀能力,能承受纺织加工和使用中的物理和机械作用。

       (3)不影响织物的手感和外观。

       (4)导电性能优良,且耐久性好。

       导电纤维主要类型品种有:金属纤维(包括不锈钢纤维、铜纤维、铝纤维等)、碳纤维和有机导电纤维。有机导电纤维又包括普通纺织纤维镀金属、普通纺织镀碳、碳墨、石墨、金属或金属氧化物等导电物质与普通高聚物共混或复合纺丝制成导电纤维。若用导电高分子直接纺丝制成有机导电纤维,这种导电纤维从结构上可分为导电成分均一型、导电成分被覆型、导电成分复合型三类,各类品种均有问世产品,受到专用客户青睐。

       (二)金属导电纤维

       上世纪60年代,由美国Rekaert公司推出并商品化的产品是“Bekinox”。采用的金属纤维有不锈钢纤维、铜纤维、铝纤维等。

       制备金属纤维方法很多,如成束拉丝、单根拉丝、刨削、剪切、熔纺、熔融、挤出和拉丝铸造法等。把不锈钢做成直径4~16μm的纤维材料(长丝或短丝),然后混入常规纺织材料,也可以金属丝复丝和普通纺织纱线,并和加捻或包缠制成复合纱线。最常用的金属纤维复丝规格有12μm(单纤直径)/91F、25μm/91F、8μm/812F。典型金属纤维的截面如表4所示。

表4  典型金属纤维截面示意图

 


       采用金属纤维生产的抗静电纺织品,一般采用混纺的方法。金属纤维必须预先做成规定克重的金属纤维条子,与普通纤维条在并条机上进行多次并条,使金属丝纤维在纱线中混合均匀,其纺纱与织造工艺基本与普通纱线及纺织品加工相似。

       金属纤维抗静电织物的抗静电性能取决于金属纤维的含量和均匀性,当金属纤维含量大于0.5%时,该织物具有一定的抗静电性能;当含量大于2%~5%时,该织物具有良好的抗静电性能;当含量大于8%时,该织物除具有抗静电性能外,还具有一定的电磁波屏蔽作用。金属纤维含量与抗静电性能的关系见表5。

       一般金属纤维的抱合力小,纺丝性能差,成品色泽受到限制,多用于地毯和工作服面料。但混有高细度不锈钢导电纤维织成织物,不受酸、碱和其他化学药品的影响,染色可采用常规方法。由于织物中不锈钢纤维含量较低,几乎不影响织物的外观和手感。不锈钢纤维导电性优异,并能经受纺织的工艺条件,不会改变性能。不过,这种纤维的柔韧性较差,在洗涤、揉搓过程中会有少量脆损,使产品性能下降,这类产品价格较贵。

       (三)碳素导电纤维

       粘胶基、PAN基、沥青基碳素纤维均为良好的导电纤维,其电阻率通常为10-3~10-4Ω·cm,且高强、耐热、耐化学品。但纤维模量高,缺乏韧性,不耐弯折,无热收缩能力,不适合织造纺织用品。碳素短纤维可添加地毯胶乳中,赋予其导电性。

       (四)有机导电纤维

       有机导电纤维的特色。以上谈到的金属纤维和碳素纤维虽然有抗静电效果,但又有不适合纺织品使用的弊病,而由聚乙烷、聚苯胺、聚吡咯、聚噻吩等高分子导电材料直接纺丝制成有机导电纤维纺丝较困难,且价格更高,也难以在纺织品加工中使用。从目前应用来看,被覆型和复合型有机导电纤维最适合织造成耐久性抗静电纺织品。从其组成来说,这类纤维又分为金属化合物复合有机导电纤维和炭黑涂敷或炭黑复合有机导电纤维,前者为白色,适用于民用各种染色性能的纺织品;后者为灰黑色,适用于特殊功能纺织品(无尘、无菌、防爆工作服,电磁屏蔽织物等)。

       世界上最早出现有机导电纤维产品是日本帝人公司和德国巴斯夫公司制造的。利用炭黑涂布方式在纤维表面形成导电通路。虽然导电性和抗静电性良好,而最大缺点是当纤维受到外力摩擦或扭曲时,表面附着的炭黑容易脱落,使抗静电效果大幅下降。后来美国杜邦公司采用复合纺丝制造出以炭黑为蕊的复合导电纤维——锦纶BCF纱、Antron Ⅲ,改变了人们的看法。从此各大化纤公司开始对炭黑为导电成分的复合纤维研发工作。如日本Kuraray公司的Kuracarbo,日本尤尼吉卡公司开发的Megana Ⅲ导电纤维;美国孟山都公司的Utron导电纤维,日本钟纺公司开发的Megana导电纤维等,使炭黑复合型导电纤维得到迅速发展,但此类导电纤维以炭黑为导电成分,故只适用于黑色纱。解决办法是在纤维制作过程尽量不使炭黑露出头,并与鞘屑间的聚合物中增加TiO2含量,来提高白度,从而也促进了导电纤维白色化研究和发展。

       在白色化研究中,普遍采用方法是用铜、银、镍和镉等金属的硫化物、碘化物或氧化物与普通高聚物共混或复合纺丝制成导电纤维。例如Rhone-poulence公司利用化学反应制成CuS导电层的Rhodiastat导电纤维,帝人公司制成表面含有Cul的导电纤维T-25,钟纺公司制成ZnO导电的Belltron 632、Relltron 638,龙尼吉卡公司开发了Megann。以金属化合物或氧化物为导电物质的白色导电纤维的导电性能比炭黑复合型导电纤维差,但应用不受颜色影响。

       国内对导电纤维研究开发较晚,近年来已成功开发了多种有机导电纤维,例如表面镀Cu、Ni的金属化PET导电纤维、CuI2导电的腈纶导电纤维,CuI2/PET共混纺丝导电纤维,炭黑复合导电纤维等。以上导电纤维已有商品化产品,但产量低,仍不稳定,价格又高于国外产品。

       以下选取国外各厂家有机导电纤维进行分析比较,可使我们对有机导电纤维有更清楚的了解。其规格及导电物质见表6,它们截面形状、物理机械性能见表7、表8,导电丝织入织物后的电荷面密度及耐洗情况如表9。

表7  八种有机导电纤维的截面形状

        从以上测试数据可知,被覆型和复合型有机导电纤维有优良的物理机械性能和耐化学试剂性能,可适应常规纺织染整加工,染色性能良好。以纯涤纶平纹织物为基布时,沿一个方向加入有机导电丝后,即有良好的抗静电效果,又有极佳的耐久性。炭黑涂敷型、炭黑复合型、金属化合物复合型有机导电纤维的各种性能均可适应纺织品加工。

(五)有机导电纤维的应用

       有机导电纤维在纺织品中的应用非常广泛,根据用途的不同,要求也不一样。通常将有机导电纤维与其他纤维混纺,以导电纤维为芯,其他纤维(如涤纶、腈纶、毛纤维等)包覆在其表面,这种导电性纱线或经向,或纬向嵌段编织,使织物具有永久性抗静电能力。例如涤棉混纺纱与导电纤维嵌织、纤维选用:

       1、包芯导电丝(芯用28tex/5f炭黑型涤纶基质复合纤维,为了掩盖导电丝的黑色外观,外包涤棉混合纤维)。

       2、捻合导电丝(芯用28tex/5f炭黑型涤纶基质复合纤维,为了增加导电丝的编织强度,再用13tex涤棉混纺纱、一起并捻,捻度为6~8捻回数/cm)。

       3、普通纤维(13tex涤棉65/35混纺纱),利用针织大圆机,进行几种不同嵌入方式加工。所得织物的各项抗静电指标见表10(22℃,相对湿度38%,按GB/T 12703-91纺织品静电测试方法)。

        从表10中数据可知:

       (1)加入导电线的织物的电荷密度明显低于无导电纤维嵌入的织物,说明导电纤维存在对电荷迅速逸散起决定性作用。

       (2)包芯导电丝嵌入法由于导电纤维外包普通纤维,所以其导电性能不如捻合导电纤维。织物正反两面都无灰黑色导电丝外露,可进行正常染色。

       (3)捻合导电纤维为衬垫嵌入式,缺点为织物表面有灰黑色导电丝的星点外露,尤其是衬垫嵌入,没有参与成圈,所以导电线的使用量少于单面,添丝嵌入方式节约成本。

       (4)单面添丝嵌入的优点为织物正面无外露纱,可以进行常规织物的染色加工,缺点是导电线的用量较多。

       总之,在有机导电抗静电纤维制备中,炭黑涂敷型有机导电纤维有良好的导电能力,电阻率可达1Ω·cm,适合用于防静电工作服面料,但耐久性稍差;炭黑复合型导电纤维的导电能力及持久性好,电阻率为10~100Ω·cm,适用于中等抗静电要求的纺织品,一般炭黑复合型导电纤维以2.5cm间距经向嵌织时,亦能满足防静电工作服的性能要求。以炭黑为导电材料时,导电纤维不易在浅色薄型织物中隐藏,因此较适合对颜色要求不高的纺织品,金属化合物复合导电纤维的导电性能稍差,电阻率为103~104Ω·cm,纤维为白色,适合生产浅色民用纺织品。

四、纳米技术在抗静电纺织品加工上的应用

       纳米科技与纳米材料的发展。为抗静电产品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发展思想和空间。纳米材料特殊导电、电磁性能,超强的吸收性和宽频带性,为导电吸波织物的发展创造了条件。例如用纳米技术生产导电纤维,日本已研制出了纳米级导电纤维,仅有一个分子粗细,将其混入普通纤维中,可取得良好的防护和抗静电作用,又不会影响织物原有的手感和外观,而且织物可做得极薄又轻。

       利用纳米技术开发的导电胶和导电涂料,对织物进行表面处理,或在纺丝过种中加入纳米金属粉体,可使纤维具备导电性。如涤纶用抗静电剂——纳米锑掺杂在二氧化锡(ATO)整理剂,选用合理的稳定分散剂,能使粒子呈单分散状态,用该抗静电整理剂处理涤纶织物,织物表面电阻从未处理前大于1012Ω的数量级降到1010Ω以下,洗涤50次,抗静电效果基本不变。

        随着纳米技术的不断开发和完善,更多的纳米技术将会应用到纺织行业中,使纳米抗静电纺织品成为人们欢迎的品种。

五、易去污整理与抗静电剂的关系

       合成纤维亲油、拒水性是造成产生静电、吸尘和沾污油污的根本原因。一旦沾上油污(如人体排汗沾污),加上纤维的亲油性,难以洗除。而易去污整理(SR整理)就是解决合成纤维的疏水性,提高织物的亲水性。随之,合成纤维的亲水易去污性和抗静电性也迎刃而解。所以学者将这类防污整理剂也纳入抗静电整理之列。

       (一)易去污整理机理

       合成纤维服装面料沾上污垢后,在洗涤过程中实际上是织物上的污垢解吸过程,洗涤效果除了与洗涤液配方、浓度和洗涤条件有关外,主要取决于织物表面张力,只有当水/纤维的界面张力低和油/纤维的界面张力高时,油污才容易从织物上去除。在洗涤过程中,由于合成纤维的疏水性还可能发生再吸污,也只有在水/纤维的界面张力和油/纤维的界面张力都大,而油/纤维界面张力相对小时才能发生。因此,若对合成纤维(如涤纶)的表面引入亲水性基团或用亲水性聚合物进行表面处理,就可提高涤纶织物的易去污性能。亲水基的引入,同时也解决了织物的抗静电问题。

       亲水易去污整理剂的主成分为特殊聚酯类高分子树脂,由疏水性聚酯成分和亲水性聚氧化烷撑酰胺构成,像染料一样,在一定的工艺条件下,被涤纶吸收,其聚酯结构对涤纶有较强的亲和力,因而具有耐久的亲水性。

       如果把污渍或人工沾污剂涂敷在已经去污剂整理的织物上,再将织物浸泡于水中,易去污整理剂的亲水成分可促使水分进入油污和纤维之间,使大块油污产生缩聚,成为大小不一的油珠,油珠呈卷离状脱离织物。如果此时在水中加入洗涤剂并施以机械洗涤条件,可使污垢脱离织物的速度加快,这样去污效果会更好。经易去污整理的涤纶织物的亲水性极佳,脱离织物或水中悬浮的污物经漂洗后可除去,也不会对织物产生再次沾污。

       (二)去污抗静电整理剂

       织物根据其用途的不同,其防污整理的目的也不同,会有差别,所用整理剂也各有侧重,表11为适用不同整理目的的整理剂特征。

       以下介绍的是常用耐久性防污整理剂:

       (1)有机氟乳液

       经含氟整理剂整理的织物,在干燥情况下具有疏水疏油双重性,能防止水性和油性污物的沾污,但其易去污性并不理想。要改善易去污性,一般可采用杂化的办法,使含氟树脂分子链中既含全氟烷基的高聚物链段,又含亲水链段。在织物上,该结构的化合物若在空气中,在纤维-空气界面被紧密排列的含氟烷基部分所占领,使织物具有抗污性。而在洗涤、水溶液中,产生了分子再取向,造成亲水链段取向于纤维-液体界面,由此使织物具有易去污性。不过水洗后要使亲水的基团和全氟链段再取向,恢复原来的状态,必须进行转筒再烘干。

       (2)氟代聚烯酸

       丙烯酸类作为防污易去污整理剂在前面相关部分已作介绍。而氟代聚丙烯酸类,在防污性能方面又显示出一定优势。氟代聚丙烯酸是经特殊方法处理制成的分散液,用于防污整理能使织物在洗涤液中具有亲水性,而在干燥情况下变为疏油和疏水呈现出双重性能。

       国外商品有Oleophobol  UF、TS、SY、SF(Ciba-Geigy)等,都是这类含氟整理剂,主要用于腈纶防污。其中以SF最优,对受压沾污物容易洗除。不过这类防污剂价格较高,仅用于特种织物整理。

       (3)磺酸酯类

       脂肪醇磺酸酯是效果较好的抗静电剂,如果和树脂整理剂合用,也能使织物具有防污性。

       (4)交联固着型防污剂

       这类防污剂本身虽和纤维或织物并无结合能力,若和树脂整理剂或交联剂合用,因交联剂的作用而固着在纤维上,从而增加防污的耐久性,例如采用羧甲基纤维素。

       单独使用羧甲基纤维素用于防污整理时,只是一种浆料,属于暂时性防污剂,若和二羟甲基乙烯脲(脲醛)树脂合用时,则进行交联而固着在织物上,这种方法可提高防污的耐洗性。其原因是羧甲纤维素分子中的羧基和树脂的羧甲基发生反应,使两者形成共价的醚键结合所致。

       (三)织物易去污整理

       (1)含氟聚合与丙烯酸酯共聚物的拼混整理

       含氟聚合物整理剂用于织物的防污及易去污整理效果显著,例如,用表12中的浸轧液整理的织物具有图中所示的去污性能:

图1  含氟聚合物与丙烯酸酯共聚物的拼混效果


       从图1中所示,可知单独使用丙烯酸系聚合物整理的织物易去污性甚微,而拼混含氟聚合物后,其易去污性及耐久性都有很大提高。

       FG-921易去污整理剂属耐久性含氟拒油、拒水、易去污整理剂,它具有以下特点:一是能赋予涤纶、锦纶等合成纤维、棉等及其混纺良好的拒油、拒水、易去污效果;二是能与其他纺织品整理剂一起使用,如抗菌、阻燃、抗静电剂整理剂;三是不损害纤维原有手感,对染色织物的牢度,色光几乎无影响。

       使用FG-921应保持溶液PH值在5~7,若大于8,可加少量醋酸调之。另外,加入交联剂PGA,可显著提高耐洗牢度,应用工艺流程如下:

       浸轧PG-921,整理液(PG-921,10~15g/L,PGA 21~38g/L,轧液率65%)→干燥(110℃,2~3min)→焙烘(100℃,1min)。

       浸轧(轧液率70%)→干燥(110℃,2~3min)→焙烘(180℃,1min)。

       (2)聚醚酯嵌段共聚物是涤纶耐久性易去污剂

       它是聚乙二醇和对苯二甲酸的嵌段共聚物。这类整理剂能使合成纤维(如涤纶)织物具有优良的抗再污染性、抗静电性,手感和耐洗性也好。在洗涤时可提高净化率,又可减少再沉积。

       ①浸染法

       对织物进行染前处理,先将涤纶浸渍在40℃左右易去污整理剂的酸性溶液中,开始升温,当温度达到60~80℃时,保温10min,使整理液被织物充分吸附,然后再加入染液进行染色。染色后处理是在染色还原清洗后进行的处理。将织物浸渍于酸性(PH 4~5)40℃的易去污整理液中,然后升温至80℃,保温10~20min,再清洗、烘干、热处理。

       ②轧烘焙法

       采用常规的轧烘焙工艺,即织物浸轧整理剂并烘干后进行焙烘(温度170~210℃,30s),焙烘具体温度应根据织物而定,涤棉混纺织物为:180℃~190℃;纯涤纶织物为190℃~210℃;但染色涤纶织物在处理中,应注意过高温度整理会影响染色牢度(特别是湿牢度)。

       (3)聚丙烯酸型易去污整理剂一般是共聚物乳液,具有良好的低温成膜性,这类共聚物与纤维有良好的粘着力,应用也方便,是国内常用的易去污整理剂。

       涤纶用Unidye  TG-990整理工艺:

       工艺配方:

       整理剂TG-990     40g/L

       三聚氰胺树脂     3g/L

       三聚氰胺催化剂   1g/L

       工艺流程:浸轧整理液→烘干→焙烘。

       (4)亲水性整理剂Permalose TM

       ①浸渍工艺

       将涤纶织物浸入含整理液于40℃开始升温到60~80℃,保温10min,使TM被充分吸尽,然后染色。或将染色织物还原清洗后,浸渍在PH值为4~5的TM溶液中,于40℃升温至80℃,保温10~20min。

       ②浸轧工艺

       工艺配方:

       Permalose TM    50~60g/L

       醋酸            1~2g/L

       工艺流程:浸轧工作液(轧液率60%)→烘干(110℃~120℃)→焙烘(150℃~170℃,40~60s)(深色织物可用130℃焙烘,但整理后耐洗性略差)。

       要求Permalose TM在织物上增重需达4%,用Permalose TM整理后也能使织物手感柔软、滑爽、吸水性、透湿性好,并有一定抗静电、防污和易去污性。

       (5)NTF亲水性有机硅整理剂

       此类整理剂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与其他柔软剂或2D树脂同浴使用。合成纤维织物经该整理剂整理后,具有优良的亲水性和吸湿性,良好的抗静电性和一定的防污和易去污性,穿着舒适爽快。其整理液配方及工艺如下:

       浸轧液配方:

       NTF-3(含固量20%)30g/L

       MgC12·6H2O        3g/L

       醋酸              调节PH值至5~5.5

       工艺流程:一浸一轧(轧液率65%)→烘干(110℃~120℃)→焙烘(175℃~180℃,30s)。

       总之,改善合成纤维易去污性,与改善合成纤维的吸水性(润湿性)有关。而改善合成纤维(涤纶)吸湿方法很多,如前面所述的,可采用与吸水性纤维(如棉)混纺,使涤纶大分子结构亲水化,与亲水性物质接枝共聚以及纤维表面处理等。利用亲水剂,使之均匀,牢固地固着在纤维表面,并赋予合成纤维亲水易去污,防再沾污及持久性抗静电多功能整理效果,已是开发的热门课题。

 

参考文献:

[1]北原文雄等.表面活性剂[M].化学工业出版社,1984.

[2]程靖环等.染整助剂[M].纺织工业出版社,1985.

[3]滨村保等(日).合成纤维加工用药剂[R].在华技术交流手稿,1983.

[4]油剂项目组.合成纤维油剂讲义[R].天津轻工业化学研究所,1978.

[5]陈振华.合纤油剂的发展[J].表面活性剂工业,1984.

[6]宋佩珍等.日本松本油脂(株)E ·500油剂剖析[J].天津轻工业化学研究所,1984.

[7]段成发等.表面活性剂在毛纺工业中的应用[J].全国日用化学工业科技情报站,1983.

[8]段成发等.我国合纤油剂需要表面活性剂情况(情报调研)[J].天津轻工业化学研究所,1985.

[9]王祥荣等.纺织印染助剂生产及应用[M].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2004.

[10]情报室.化学纤维纺丝纺纱油剂[J].表面活性剂工业,1983.

[11]课题组研究报告.化学油剂的发展与现状[R].天津市助剂厂,1990.

[12]申兆才.国外毛纺油剂发展概况[J].表面活性剂工业,1984.

[13]项目组.锦纶油剂试验报告[R].天津市轻工业日用化学研究所,1966.

[14]郑文钧等.合成纤维抗静电剂烷基磷酸酯中试[J].天津轻工业化学研究所,1970.

[15]吉田宏等(日).合成纤维的纺丝整理剂及合成纤维[P].公开号CN1152052A,1997.

[16]山本寿男(日).供纤维长丝在热处理工序用的润滑剂及赋予润湿性方法[P].公开号CN1186886A,1998.

[17]山本寿男等.合成纤维处理剂和合成纤维处理方法[P].公开号CN1233686A,1999.

[18]郑文钧等.Poy高速纺油剂研究报告[R].天津轻工业化学研究所,1985.

[19]任华明等.锦纶66长丝油剂大试总结[J].辽阳石化纤维厂,天津轻化所等,1981.

[20]刘国良.染整助剂应用测试[M].中国纺织出版社,2005.

[21]邢凤兰.印染助剂[M].化学工业出版社,2008.

[22]刘建平等.染整助剂[M].东华大学出版社,2009.

[23]丁忠传等.纺织染整助剂[M].化学工业出版社,1988.

[24]商成杰.功能纺织品[M].中国纺织出版社,2006.

[25]项目组.涤纶中长纤维油剂[R].北京涤纶厂,1984.

[26]项目组.棉型腈纶纤维油剂[R].天津轻工业化学研究所,1980.

[27]王培义.表面活性剂-合成、性能、应用[M].化学工业出版社,2007.

[28]林杰等.染整技术[M].中国纺织出版社,2009.

[29]刘建平等.染整助剂[M].东华大学出版社,2009.

[30]李明.高分子型阳离子抗静电剂性质的研究[J].染料与染色,2003(4).

[31]尹宁等.涤纶织物亲水抗静电剂的合成[J].印染助剂,2005(2).

[32]陈光杰等.聚醚酯抗静电剂合成工艺的优选及应用[J].广西纺织科技,2004(3).

[33]李明.高分子阳离子抗静电剂性能的研究[J].染料及染色,2003(4).

[34]刘晓云等.抗静电剂在涤纶织物上的应用[J].印染助剂,2012(7).

[35]于娜等.涤纶织物抗静电性能的改善[J].印染助剂,2005(10).

[36]邢凤兰等.印染助剂[M].化学工业出版社,2008.

[37]林细姣.染整试化验[M].中国纺织出版社,2006.

[38]梅自强.纺织工业中的表面活性剂[M].中国石化出版社,2001.

[39]尤邵等.涤纶织物耐久性抗静电整理[A].浙江十三届印染行业论文集,2014.

[40]王墨林等.化学织物亲水整理剂合成法[P].公开专利,CN86103078A.

[41]郝艳霞等.有机氟“三防”整理剂的合成研究[J].印染助剂,2006(8).

[42]徐棚棚等.多配位基PAN纤维的制备及化学镀银的研究[J].印染助剂,2012(10).

[43]王硕.纳米ATO涤纶抗静电整理液分散性能的研究[J].印染助剂,2012(4).

[44]刘拥君等.涤纶用含金属盐聚醚酯抗静电剂的合成及涂层整理研究[J].印染助剂,2005(5).

[45]田中照夫等.织物透湿防水涂料[P].公开专利CN85108817A.

[46]赵陈超等.有机硅乳液及其应用[M].化学工业出版社,2008.

 

 

作者简介:

       阮天治,高级工程师,在广东、江苏、山东工作多年,经验丰富,长期在研究单位从事表面活性剂研究和应用开发,具有大企业工作阅历。

       历任研究室主任、科研科长、总工程师等职,有四十多年研发经验,其中从事纺织助剂开发已达三十余年,具有较深的专业造诣,在行业中享有一定的声誉。

       现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化学专家,曾任深圳市专家委员会化学专家、天津市日用化学工业协会理事,也是中国书法家协会烟台分会会员。

       在纺织后整理助剂研发方面,曾倾注大量心血,仅软片(柔软剂)成熟技术达三十项,涵盖各类品种,多项成果达到国外同类产品水平。近几年,研发成功的五种阴离子柔软剂,独具特色,用于棉和针织品整理,具有其他产品不具备的柔软、滑爽、无黄变、瞬间吸水、缝纫性好五大优势,成为棉、针织品,尤其是出口针织品首选品种。

        除掌握有机硅(包括阴离子平滑剂)、硅油精等后整理助剂生产技术外,在前处理和染色工序也可提供多项产品,如煮练剂、皂洗剂、毛能净、乳化剂、渗透剂、匀染剂、抗静电剂、平滑剂、硬挺剂、螯合剂、纺练纺纱油剂等。

       除纺织助剂外,对化工设备也很专业,其设计的软片生产和加工设备已被国内多个厂家采用,得到好评;在软片生产中,会产生大量氨气,污染严重,对此,有一套成熟处理技术;对于小企业,鉴于氨气排放量不太大,可帮助设计氨气吸收系统,此技术可大幅度降低氨气对环境污染;对于软片产量较大的企业,不仅可提供氨气吸收系统,并通过技术改造,可将氨气回收,将其转化为28%含量的工业氨水进入市场!此举,不仅可解决污染问题,而且可降低软片生产成本!

       另外,在工业及民用洗涤剂、金属加工助剂(包括发黑技术)、油田助剂、造纸助剂、皮革助剂等方面也可提供技术帮助!

       目前,集四十多年经验,正在撰写六十万字《纺织助剂概论》,该书不同于其他专业书,第一次将纺练纺纱油剂、有机概念图列为章节专述,还将有机硅及最新技术、绿色环保理念等,作为成书的重要组成部分!

 

       手  机:13773745606

 

欢迎投稿  ctanet@163.com  (公司)
   350652029@qq.com  (个人)
品牌推广咨询 020-84869930
请关注微信CTA666,欢迎浏览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