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成纤维的静电产生及抑制 ——纺丝纺纱中静电发生及应对(二)
阮天治
阮静
陈文龙
郭涛
罗水涛
陈年
广东中山市天信助剂实业有限公司
2017/5/5
浏览数:1627 (统计时间:2018年5月起)

合成纤维的静电产生及抑制

——纺丝纺纱中静电发生及应对(二)

 

阮天治、阮静、陈文龙、郭涛、罗水涛、陈年

(广东中山市天信助剂实业有限公司  广东中山  528445)

摘要:合成纤维在加工或成衣着身后,因静电带来的问题,一直困扰着企业和消费者。可以说,静电的产生、如何防止,不仅是纺织业长期关注和研究的课题,也是消费者企盼解决的热门话题。

摩擦是产生静电的根本原因,笔者从合成纤维加工、改善可纺性和提高穿着舒适感两个不同的加工工序,阐明了静电产生的原因和影响,以及有效的抑制办法。纺丝纺纱是合成纤维加工的初始阶段,为了解决可纺性,需加入合成纤维油剂(简称合纤油剂或化纤油剂)。这是一种物理处理办法,抗静电是暂时的,在前处理中尚需将油剂洗除。作为面料或成衣,经摩擦静电也很严重,尤其在剥离时,甚至产生静电火花,有明显电击感觉。这里消除静电采用的是化学方法,必须对合成纤维改性,解决导电性差的问题;追求的是舒适度,要求抗静电具备持久性。两个工序产生静电的机理虽然一致,由于追求目标的不同,解决方法也不一样,我们将分别作以诠释。

本文首先介绍纺丝纺纱加工的特殊性,对静电产生和抑制的方法作了较详细的介绍。这篇文章也将为读者打开了解合纤油剂基础知识的大门;以后笔者还将陆续发表各类纤维配套油剂特征及制备方法,供专业人士参考。

关键词:合纤油剂;表面活性剂;抗静电剂;平滑剂;集束剂;摩擦系数(μ);静摩擦系数(μs);动摩擦系数(μd);F/F;F/M;边界摩擦;液体摩擦;电序列;介电常数(εr);表面电阻;长丝;短纤维

 

目录:

一、常用纤维带电性与电序列关系

(一)介电常数εr与电序列关系

(二)静电产生机理与静电序列

(三)纤维表面电阻与相对湿度的关系

二、影响纤维带电量因素

(一)带电量与物体介电常数(εr)的关系

(二)带电量与摩擦速度和摩擦功的关系

(三)带电量与物体表面电阻的关系

(四)影响抗静电性能的其他因素

(五)静电的消除方法

三、合纤油剂分类及对纤维的影响

(一)合纤油剂的分类及要求

(二)油剂对纤维加工性能的影响

(三)合纤油剂常用表面活性剂及特性

(四)主要纤维适用油剂成分及配方特性

四、合纤油剂用平滑剂及作用

(一)纤维摩擦表现形式

(二)纤维适用平滑剂

(三)活性剂结构对摩擦系数的影响

(四)影响摩擦系数的因素

五、抗静电剂的分类与选择

(一)抗静电剂的分类

(二)合成纤维加工中常用抗静电剂

(三)静电的测试方法

六、集束性对纤维抗静电性和平滑性的影响

七、长、短纤维加工与配套油剂

(一)合成纤维长丝配套油剂

(二)短纤维及配套油剂

八、高速纺油剂必备条件及聚醚的作用

 


(续上期内容,详见4月杂志)

四、合纤油剂用平滑剂及作用

       合纤油剂的平滑性是衡量油剂性能的一项重要指标,不言而喻,平滑剂应是油剂配方中重要组成部分。它在配方中主要起润滑作用,用其减少纤维间(F/F),纤维与金属之间(F/M)因摩擦产生的静电,也使纤维丝具有平滑性和柔软性,并可以增强抱合力,可以说平滑剂与抗静电剂在抑制静电方面有相辅相成的作用。

       作为平滑剂,可分为天然与合成两类。天然平滑剂一般为矿物油,如锭子油、高速机械油、白油和石蜡等,也使用植物油;而主要选用的平滑剂是表面活性剂的酯化物。通常,矿物油和表面活性剂同时使用,不过使用矿物油时,还应考虑选择合适的乳化剂。

(一)纤维摩擦表现形式

       为了提高纤维间平滑性,减少或降低摩擦造成的影响,应清楚润滑(平滑)有三种表现形式,除纤维与接触面没有平滑剂的干燥摩擦处,短纤维和长丝因平滑剂使用量的不同,又分为边界摩擦和液体摩擦。

       1.干燥润滑(或称干燥摩擦),指物体接触面没有润滑(平滑)剂存在时的摩擦,这时摩擦系数最大。一般没有上油的空白纤维之间的摩擦近似于干燥摩擦。

       2.边界润滑(边界摩擦),指接触面存在极薄油层时的摩擦。含油较少的短纤维之间摩擦近似边界摩擦。对于纤维间的边界摩擦,主要取决于纤维表面的亲和性、油剂分子的配向极和油剂与纤维之间的相互作用。

       根据液体力学润滑性理论,摩擦系数与zv/w成比例关系(z是平滑剂的粘度,v是摩擦面的相对速度,w是摩擦面的压力了。由于zv/w减少,摩擦系数有极小点;zv/w成比例增加部分是液体摩擦的领域,而成比例减少的部分是边界摩擦的领域。图4表示纤维摩擦系数与丝速、平滑剂粘度以及压力之间的关系。

       图4中实线为实测摩擦系数,是边界润滑与液体摩擦的综合效果;虚线表示边界部分摩擦基值。纤维在低滑动接触时产生高接触压力,由于平滑剂形成的油膜,其作用接近于油剂以单分子层介于纤维与其他接触面之间。该摩擦作用取决于滑动表面的性质和平滑剂的化学结构,增加纺丝速度或平滑剂粘度,可减少边界摩擦。

 

       多数的油剂是虚拟长曲线的液体润滑状态,尤其在高纺丝、低张力下液体润滑占优势的情况下。影响纤维液体润滑工艺的主要参数有:油剂粘度与上油量、纤维的纤度与外形、纺丝速度、丝束张力、纤维表面粗糙度、表面积、温度与相对湿度。

       一般纤维在制造和加工过程中,当纤维含油量在0.05%以下时属于干燥润滑;含油量在0.05%~0.3%时,属于边界摩擦;含油量在0.3%~2%时属于液体摩擦。以未上油的聚酰胺纤维为例,其摩擦系数为0.6,若上油率由0%增至2%时,在含油0.15%可得最低摩擦系数。此时油剂在纤维表面形成单分子厚度的薄膜。

       当上油率逐渐增大时,增加的油层厚度反而使摩擦力增加,这来自油剂液膜内的剪切力。直到含油量>0.7%以后,摩擦力才不再随上油率的增加而增加。若含油量过高,不但会导致摩擦力增加,过多的油剂也会导致加工机台产生残渣,或是导致加捻部位白粉增多,所以控制适当的上油率极为重要。在液体润滑区,润滑(平滑)剂分子显示水平摩擦行为;在液体润滑区,由于润滑剂层的剪切力形成摩擦行为。

       对于粘度z、摩擦系数(μ)为线性变化,对于速度u,在半边界润滑区,随着速度的增加,边界润滑μ的减少,与液体润滑使μ增大两种情况,共同存在,这种情况容易产生粘滑现象,如图5。

       希克(Schick)测定了聚丙烯丝(PP)、聚酯(PET)丝、尼龙66(Nr)丝和聚四氟乙烯(PTFE)丝相对于镀铬棒的速度和摩擦系数的关系。在边界润滑区,临界表面张力γc越大(Nr>PET>PP),摩擦系数越小。

       对于脂肪族化合物的边界摩擦而言,随碳数的增加,摩擦系数减小。如图6,反映了脂肪族化合物表面配向性与摩擦系数的关系。若纤维与金属摩擦(F/M)时,对金属亲和力大的脂肪酸有显著降低摩擦系数的倾向。

       一般脂肪醇聚氧乙烯醚随环氧乙烷数的增加,表面配向性增加、摩擦系数有下降倾向,聚醚活性剂也有类似情况。若油剂相同,由于对纤维表面的亲和性不同,对摩擦系数的影响也不一样。如锦纶的酰胺基和涤纶的苯核基,在纤维与纤维(F/F),或纤维与金属(F/M)的摩擦对同一种油剂的摩擦倾向恰恰相反。总之,当油剂分子能在纤维表面生成稳定的表面膜时,会产生低的边界摩擦。

       3.液体摩擦,指摩擦接触面存在较厚油膜的情况,摩擦面相对速度较大。摩擦体实际上几乎没有直接接触,这时摩擦力主要取决于油剂的粘性,含油较多的长丝纤维间摩擦近似于液体摩擦。

       有学者研究,认为纤维和金属间的液体摩擦由下式表示:F=A(zv/d)

                                                                                                     F 剪切应力

                                                                                                     z油剂粘度

                                                                                                     v摩擦面的相对速度

                                                                                                     d油膜厚度

                                                                                                     A真正接触面

       作为油剂的平滑成分,广泛使用矿物油,其粘度与摩擦力的关系如图7。对于脂肪族化合物随着碳原子数的增加,摩擦系数也增加。

       对于聚氧乙烯醚型表面活性剂,随着环氧乙烷数增加,摩擦力也增加。这两种物质在边界摩擦和液体摩擦中,对于碳原子数和环氧乙烷数的增加,摩擦倾向显示了相反的结果,这可能是边界摩擦油膜薄,配向性起立体作用;液体摩擦油膜厚,油剂的粘度起主导作用而造成。

       对于离子型表面活性剂,如烷基硫酸酯、烷基磷酸酯的液体摩擦,随着碳原子数的增加,摩擦有减小的倾向。

       总之,对纤维的液体摩擦大致分两类,一类由矿物油、脂肪酸酯依据本身的粘度性质引发的;另一类由表面活性剂产生的配向性影响所致。各类摩擦对比情况如表8。

(二)纤维适用平滑剂

       润滑(平滑)是合纤油剂非常重要的性能,这里不仅涉及纤维之间的平滑性,纤维与导辊(金属、橡胶、聚氨酯等材质)之间的平滑性,对抑制静电产生有一定效果。严格来说,平滑作用指降低F/F、F/M间的摩擦系数;另外,前面也曾谈到平滑剂的柔软作用,不仅有助于改善动、静摩擦系数,而且,对降低静摩擦系数,显得更加突出。

       烷基对平滑性的影响较大,烷基链长者,平滑性好,含有芳香基的平滑剂,摩擦系数偏高。据测定,酯类平滑剂其效果是双酯>单酯>聚酯。另外,不同纤维对平滑剂要求也不一样,表9列出的是不同纤维适用的平滑剂品种。

(三)活性剂结构对摩擦系数的影响

       油剂一般由基油(如矿物油、脂肪族等)和表面活性剂组成,这里重点介绍活性剂的化学结构与摩擦系数的关系。

       表面活性剂分为阴离子型、阳离子型、非离子和两性离子几类。活性剂类型不同,对纤维摩擦系数产生的影响也不一样,如图8所示情况,即使同离子型,也会因亲油基、亲水基的不同,摩擦系数也不一样。

       1.离子型不同,摩擦系数也不一样

       表10列出了各类离子型活性剂通过粘胶纤维作试验,可了解摩擦系数大小趋势、与Δμ的关系以及对润滑性的影响。

       非离子型

       Ⅰa  Δμ>0.015  (纤维发湿、丝鸣)

       Ⅰb  Δμ=0.015~0.000(无丝鸣、稍滑)

        阴离子型Ⅱ

        Δμ=0~-0.015   (无丝鸣、稍滑)

       阳离子型

       Δμ<0.015  (纤维滑柔、手感好)

       2.同离子型活性剂的摩擦系数

       各类表面活性剂憎水基链的长短变化,也会引起纤维摩擦系数规律性变化。

       烷基部分  R↑  μ↓;芳基   μ↑

                        双键 μ↑;酰胺   μ↓

       对于非离子而言,烷基越大,摩擦系数越小;烷酰胺基的摩擦系数小;环氧乙烷加成数越多,摩擦系数越大,双键的摩擦系数大。多元醇酯非离子表面活性剂,如山梨醇酯、季戍四醇酯降低μd不大,但降低μs能力大,用于合成纤维有平滑柔软效果。

       阴离子活性剂有磷酸酯、硫酸酯和磺酸盐等。烷基链长、平滑性好,摩擦系数小,但烷基聚氧乙烯醚磷酸酯或烷基醚硫酸酯都是随环氧乙烷加成数增加,平滑性变差。其原因可能是随EO数增加,而逐渐接近非离子特性之故。对于磷酸酯的平滑性,大致有以下关系:

       三烷基>双烷基>单烷基>烷基醚

       阳离子活性剂除了抗静电性较好外,它的柔软平滑性很突出,在所有的柔软整理领域中因能降低(F/F)静摩擦系数,得到广泛应用。但阳离子活性剂对荧光染料会造成白度下降,使用时应格外注意。另外,从结构来看,阳离子活性剂有季铵盐型、胺盐型及聚酰胺、多胺类等,前两种对降低μs、μd都有效,在平滑柔软整理方面比多元醇类好。聚酰胺多胺类结构复杂,但它有降低μs的特点、手感也好,可用于合成纤维油剂配方中。

       总之,表面活性剂的化学结构对油剂性能影响较大,选择化学结构适中的活性剂是配制好油剂的关键。表11反映了不同类型活性剂对摩擦系数的影响。

(四)影响摩擦系数的因素

       纤维的摩擦性质不仅取决于纤维的表面特性,也受到纤维形态、种类、加工设备及纺纱条件等多方面影响。

       1.纤维种类和形态的影响

       纤维种类的不同,表面构造也不同,所测的摩擦系数(μ)差异也很大。在油剂和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在化纤当中,粘胶纤维的摩擦系数最小。纤维纤度对摩擦系数的影响,是随纤度的增加而减少,如表12,这可能因纤度大,接触面积小之故。再者,纤维卷曲好,抱合性好,反而摩擦系数高。

       2.油剂粘度的影响

       油剂粘度的变化对边界摩擦没有直接影响,但与液体摩擦有直接关系。随着粘度的增加摩擦系数也增大。

       3.速度的影响。由于速度增加,剪切强力也增加,所以摩擦系数也增加。如表13以腈纶纤维为例,反映了摩擦速度对摩擦系数的影响,速度提高,动摩擦系数随之加大。

       4.温湿度的影响

       合成纤维是憎水性纤维,故吸湿性小。纺织环境的温湿度变化,对摩擦系数影响很大。如图9,以涤纶为例,反映温度变化对摩擦系数的影响。

       油剂分子中碳原子数增加时,静摩擦系数和动摩擦系数在20℃~36℃范围内,静摩擦系数降低较快;而动摩擦系数在油剂分子碳数达到14以上时,降低较慢。

       从生产环境来看,湿度增加时,油剂吸湿,引起粘性发生变化。粘度增加,摩擦系数也增大;当温度升高时,平滑剂粘度变小,温度低时、粘度增大,流动性变差,影响润滑效果。对于聚氧乙烯烷基醚非离子活性剂而言,随着相对湿度增大,摩擦系数也增大。从生产环境考虑,应当保持适宜的温湿度,免受外界天气变化的影响。

       5.油剂吸附量的影响

       经试验证明,从干燥摩擦开始,油剂上油量在0.1~2%范围内,摩擦系数与上油量之间有三种情况(如图10),一种随着油剂吸附量的增加,摩擦系数在减少(Ⅰ);另一种是增加类型(Ⅱ);还有一种是增加后再减小类型。

       据文献介绍,棉型粘胶纤维含油量在0.3%以下时,摩擦系数随着含油量增加而减小;当含油超过0.3%以上时,含油量则增加,摩擦系数也增加。棉花随含油量增加,摩擦系数则减小。对于20D涤纶则随着含油量的增加,摩擦系数随之增加。可见,纤维摩擦理论虽是从金属润滑理论引用而来,但是纤维的摩擦与平滑又有自身的特殊性。

五、抗静电剂的分类与选择

       抗静电剂作用机理,就是赋予纤维表面一定的吸湿性和离子性,进而提高纤维的导电性,达到清除或抑制静电产生的目的。

(一)抗静电剂的分类

       抗静电剂按离子性来分,有阴离子型、非离子型、阳离子型和两性几大类,阳离子型虽然有较好抗静电性,因配伍性等问题影响其使用,通常以阴离子型或非离子活性剂的复配物应用较广。

       抗静电剂若按纤维加工工序来划分,分为纤维加工用抗静电剂(如纺丝、纺纱、织造等);若按成品服装用,又可分为纤维外部及内部用两类;若按作用时间区分,有暂时性和持久性两类,前者需与其他物料配制成油剂,用于纺丝纺纱;后者需对合成纤维改性,这一类属于功能性整理。

       它们发挥的作用不同,一个需要改善可纺性,另一个需要提高穿着时的舒适度。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合成纤维的疏水性。两者因摩擦产生静电的机理虽然一样,但因追求最终目标不一样。显然,实现抗静电的方法有较大差异。

(二)合成纤维加工中常用抗静电剂

       在合纤油剂配方中使用的抗静电剂,用后还要清洗除去,否则会影响染色或印花效果。在这里活性剂之所以适合作抗静电剂,其一暂时性抗静电剂是以溶液或极性基能在纤维表面形成定向吸附层,改善纤维的导电性。但是,不是所有表面活性剂都可作抗静电剂,应根据其性能和纤维类别来选择。能否有定向吸附效果,虽然可选品种较多,仍以阴离子抗静电剂的品种为主。其二,是阴离子活性剂价格较低,可与非离子活性剂混配,又基本无毒,对染色也无影响等方面占据优势,在油剂配方中可发挥重要作用。常用的抗静电剂品种如表14。

       1.阴离子型抗静电剂,主要品种有烷基磷酸酯、烷基醚磷酸酯、烷基聚氧乙烯醚硫酸酯等。烷基硫酸酯和烷基磷酸酯的烷基链上,如果引入环氧乙烷,抗静电性有明显改善。其因是环氧乙烷吸湿性大,提高了导电性。就烷基磷酸酯而言,其R值越小,碳链短的抗静电性好。

       海邦克(M·Haybek)对高级醇磷酸酯的抗静电机理作了考察,认为高级醇磷酸酯可与水形成氢键结合,以此作为极性中心,进一步与水再结合,并保持连续性,由此发挥抗静电效果。

       磷酸酯的烷基为C10~14时,防静电效果非常优良,它是P2O5与脂肪醇加热反应制取。将其用于合成纤维油剂配方中,无论是长丝或短纤维都具有良好的抗静电性;适度的平滑性和良好的耐热性;能增加油膜强度,减少摩耗和纺纱工序的白粉,并能防止和抑制烷基硫酸酯和烷基磺酸盐等引起纤维着色和设备生锈的弊病。

       烷基磷酸酯的烷基含有环氧乙烷时,可提高抗静电性,当环氧乙烷数增加时,其性能近于非离子活性剂,其平滑性反而下降。作为烷基磷酸酯类抗静电剂,还有单酯和双酯的钠盐和钾盐,也有使用铵盐和有机胺盐,这类抗静电的通式如下:

       式中:R-烷基、乙氧烷基等;M-Na、K、NH4、NH(CH2xOH等。

       此外,亚磷酸衍生物,如(C12H252POH,也有抗静电效果,它是有机膦酸,而不是磷酸酯。

       2.阳离子型抗静电剂,这类表面活性剂不仅有优良的抗静电性、杀菌性,还有突出的柔软性和纤维的吸着性。阳离子活性剂被带负电荷的吸附(大部分高分子材料都带负电荷),可提高纤维的吸湿能力,随着空气中相对湿度增大,其抗静电性明显提高;但其缺点是能使染料变色,耐晒牢度降低,不能与阴离子助剂、染料、增白剂同浴使用,并对金属有腐蚀性,毒性强,对皮肤有刺激,因此很少用于油剂配方中,主要用于织物后整理。

       3.非离子型抗静电剂,作为抗静电剂,性能要比离子型活性剂差,但这类活性剂也有自身优势,如非离子活性剂中含有羟基或氧乙烯结构,它们与水可生成氢键,增加纤维表面的吸湿性,并能形成吸附层,从而降低纤维表面电阻,使产生的静电易释放出。另外,非离子活性剂还兼有润湿、乳化、柔软等多重功能,在化纤油剂配方中也是不可或缺的原料。

       作为抗静电剂(或油剂配方中用料)有脂肪醇醚、脂肪酸酯型、脂肪酸多元醇酯醚型、脂肪胺、脂肪酰胺等,前四种使用比较普遍。非离子与阴、阳离子活性剂可以混配使用,对设备又无腐蚀。对聚乙二醇脂肪醇醚来说,随着环氧乙烷加成数增加,其抗静电效果逐渐提高,当加成数达到一定值时,其抗静电可取得最好值。

       此时若再增加环氧乙烷,其电阻不再下降。在烷基(R)变更时,随着烷基的变化,其比电阻取得最低值时,环氧乙烷加成摩尔数值,也要发生变化,这主要是HLB值作用结果。

       脂肪酸聚乙二醇酯(PEL)也是合纤油剂配方中常用的非离子型活性剂,脂肪酸与环氧乙烷直接缩合或聚乙二醇与脂肪酸酯化制备。经对日本T-600油剂中PEL的分析,脂肪酸为十二碳酸为主的偶碳混合酸,测定酸价(A、V)为271mg KOH/g平均分子量为在785~795,其酯化物组成:单酯占30±2%,双酯占62±3%,聚乙二醇分子选用PEG800较为合适。

       对于非离子型活性剂而言,处理涤纶、腈纶,抗静电效果也不一样,用于涤纶抗静电效果比腈纶会更好。

       4.两性表面活性剂,这也是一类性能优良的抗静电剂,其中氨基酸型、甜菜碱型、咪唑啉型活性剂可用作抗静电剂。每一类型中的阴离子部分可以是羧酸,也可以是硫酸基或磺酸基。两性表面活性剂在PH低于或高于等当点时,离子型会发生变化。

       两性表面活性剂的抗静电作用,是它能在纤维表面形成定向吸附层,提高表面电导率。两性活性剂上的取代基如:烷基的碳原子数、阴离子基团及其碳原子数都会影响抗静电性能。例如,咪唑啉型中带磺酸基的效果较好。

       两性活性剂的抗静电性能也与相对湿度有关。相对湿度提高,抗静电性好,这和阴离子、阳离子活性剂一样。由于表面上的抗静电剂能向纤维内部迁移,可逐步降低抗静电性;两性抗静电剂在纤维表面形成的吸附层,经摩擦也会被破坏,所以耐摩性不理想。

(三)静电的测试方法

       静电测试方法分直接方法、间接方法及定性方法三种。

       1.直接方法:包括带电量的测定(库仑、电压)和电荷半衰期的测定(秒)。

       2.间接办法:包括表面电阻(欧姆)和体积电阻(欧姆·厘米3

       3.定性方法:包括电荷的指示分布测定和粉尘附着量的测定。

       测定合成纤维带电程度常采用间接方法。可直接测定纤维电阻,而在实际生产中测带电压更为直接。如表15反映了几种纤维的带电量和半衰期(RHD 25%)之间的关系。

六、集束性对纤维抗静电性和平滑性的影响

       纤维的集束性也是纺丝油剂必备的功能之一。在纺丝牵伸工序,单丝之间分离的倾向比较大,尤其在约旦丝生产过程中,更易发生这种离散现象。抗静电剂可以有效解决因静电产生丝的离散问题,改善丝的抱合性。随着纺丝高速化,长丝在每个单位长度的捻数相应减少,使其实现无捻化和高速复丝化,会出现纤维接触点变小。

       这样,要求复丝比过去有更高的集束性。提高纤维集束性的有效办法,是使用集束性高的油剂。集束性好的油剂在纺丝、织造过程中,可使毛丝、断头大大减少。这里应注意的是提高油剂的集束性必须在不影响抗静电和润滑性能的前提下,来改善纤维的集束性,避免顾此失彼,协同作用很重要。

       聚乙醇脂肪酸酯,在许多油剂配方中使用。使用的品种根据配方和应用需要,存在分子量差异,单、双比例的变化,以及在配方中占有比例不同,来调整聚乙二醇脂肪酸酯的分子结构,以适应配方设计要求。据报道,聚乙二醇脂肪酸酯在油剂配方中的性能随着亲水基摩尔数的变化而变化,并伴随着抗静电性和平滑性的变化,三者之间有以下关系:

摩尔数   集束性  抗静电性  平滑性

   n=10       良         良        良

   n=20       中         中        中

   n=30       差         差        差

       可以说,对于聚乙二醇脂肪酸酯而言,选择合适的摩尔数非常重要。另外,在提高丝与丝之间的静摩擦系数(μs,尤其是在使用短纤维场合),会对集束性产生一定影响,静电摩擦系数高的表面活性剂,有高级醇聚氧乙烯醚、高级脂肪酸聚氧乙烯酯、十二烷基苯磺酸钠、石油磺酸酯等和矿物油。我们以涤纶长丝加工为例,选用各组分的静电摩擦系数(μs)与集束性的关系见表16。

注:温度30℃;试验丝 聚酯长丝(83dtax 36根);丝-线之间摩擦系数(雷德尔法),负荷500g,20℃,RH 65%;粘度:厄布洛德法。


(未完待续,精彩内容请见下期……)

 

 

 

作者简介:

       阮天治,高级工程师,在广东、江苏、山东工作多年,经验丰富,长期在研究单位从事表面活性剂研究和应用开发,具有大企业工作阅历。

       历任研究室主任、科研科长、总工程师等职,有四十多年研发经验,其中从事纺织助剂开发已达三十余年,具有较深的专业造诣,在行业中享有一定的声誉。

       现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化学专家,曾任深圳市专家委员会化学专家、天津市日用化学工业协会理事,也是中国书法家协会烟台分会会员。

       在纺织后整理助剂研发方面,曾倾注大量心血,仅软片(柔软剂)成熟技术达三十项,涵盖各类品种,多项成果达到国外同类产品水平。近几年,研发成功的五种阴离子柔软剂,独具特色,用于棉和针织品整理,具有其他产品不具备的柔软、滑爽、无黄变、瞬间吸水、缝纫性好五大优势,成为棉、针织品,尤其是出口针织品首选品种。

        除掌握有机硅(包括阴离子平滑剂)、硅油精等后整理助剂生产技术外,在前处理和染色工序也可提供多项产品,如煮练剂、皂洗剂、毛能净、乳化剂、渗透剂、匀染剂、抗静电剂、平滑剂、硬挺剂、螯合剂、纺练纺纱油剂等。

       除纺织助剂外,对化工设备也很专业,其设计的软片生产和加工设备已被国内多个厂家采用,得到好评;在软片生产中,会产生大量氨气,污染严重,对此,有一套成熟处理技术;对于小企业,鉴于氨气排放量不太大,可帮助设计氨气吸收系统,此技术可大幅度降低氨气对环境污染;对于软片产量较大的企业,不仅可提供氨气吸收系统,并通过技术改造,可将氨气回收,将其转化为28%含量的工业氨水进入市场!此举,不仅可解决污染问题,而且可降低软片生产成本!

       另外,在工业及民用洗涤剂、金属加工助剂(包括发黑技术)、油田助剂、造纸助剂、皮革助剂等方面也可提供技术帮助!

       目前,集四十多年经验,正在撰写六十万字《纺织助剂概论》,该书不同于其他专业书,第一次将纺练纺纱油剂、有机概念图列为章节专述,还将有机硅及最新技术、绿色环保理念等,作为成书的重要组成部分!

       手  机:13773745606

欢迎投稿  ctanet@163.com  (公司)
   350652029@qq.com  (个人)
品牌推广咨询 020-84869930
请关注微信CTA666,欢迎浏览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