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销售190万、净利亏90万,上市公司为何“败家”?彻夜难眠的老板:背后是数十年的品牌和上万员工,回血去库存才是活路
中国纺织网
2020/6/30
浏览数:93

  今年算是纺织人遇到的最难熬的一年,疫情就如热带雨林里蝴蝶的翅膀,轻轻一扇,就让全球抖一抖。近期国际纺联调查显示,全球取消和推迟的订单数量占到了41%,预计2020年全球纺织企业的平均营业额将下降33%。

  而全球疫情蔓延时,受国外订单取消、减少的影响,纺织服装业受到极大伤害,6月24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了最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报告》,IMF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将萎缩4.9%,而4月份公布的数据为萎缩3%,下调1.9个百分点。经济与需求在疫情的冲击下满目疮痍,整个产业链链条都将陷入去库难的境地,如何去掉天量的库存或将成为接下来活下去的主基调。

  销售190万,净利亏90万,上市公司红蜻蜓直播带货无情打破直播神话!

  这两天,上市公司红蜻蜓发的一则公告引起外界关注。

  公司主营红蜻蜓商务时尚皮鞋,目前未涉及直播带货的商业模式,现仅为公司店员在天猫旗舰店的直播以及实际控制人所进行的直播带货,公司直播带货的销售额为190万元,占公司2019年销售收入的比例小于1%,占比极小,净利润为-90万元,未实现盈利。

  直播带货销售额190万,净利亏90万,纯属赔本赚吆喝。但是如果不吆喝,等待企业的将是什么?

  在红蜻蜓对外传达的信息中,公司直播带货非常红火。

  3月8日,红蜻蜓创始人、董事长钱金波献出直播首秀,与音乐制作人黄舒骏和歌手白雪等时尚人士及企业家进行连线,这场直播吸引了43.53万人次观看,红蜻蜓商务时尚皮鞋官方旗舰店的销量同比增长114%;

  4月11日,钱金波带领一众主播开启红蜻蜓品牌直播日,《时尚芭莎》总编辑苏芒、演员何泓姗助阵;

  5月23日,钱金波第三次走进直播间,为红蜻蜓直播带货,与代言人Angelababy连麦,全网观看人数超过379万,全域销售同比增长160%。

  直播做完,想必钱金波和团队会坐下来算算账——销售额190万,净利亏90万——结果并不令人振奋。算一下卖了多少双鞋子?假定每双鞋售价200元,190万元就是9500双——至少库存清掉了。

  190万销售额,净利-90万元,说明投入的成本有280万元。用到哪里去了?恐怕都花在直播的平台(导流)费用、请明星、广告投放上去了。这投入产出划不划算,企业自有考量。

  更何况,在直播带货的刺激下,企业还能迎来股价飞涨。数据显示,红蜻蜓近一个月涨幅约达45%,截至今日收盘,红蜻蜓报8.53元/股,为近一年较高水平。

  抛开资本市场的追逐不论,对于鞋服企业本身的经营来说,目前生意利润是次要的,更大的意义在于去库存,回血现金流。

  此前有媒体报道:自1月份疫情爆发后,红蜻蜓在全国的4000多家门店,如同灯火一盏盏熄灭。关店后,红蜻蜓不仅没有了收入来源,每个月还要支付上亿元的开销(工厂开支、门店租金等成本)。公司创始人钱金波不禁感叹:我近期常常彻夜难眠。

  钱金波的痛苦是真实的,想尽一切办法撑下去,想必是他在上半年思考的主要问题。这个局面,也是今年多数企业主共同的境遇。

  4月,记者采访同为温州鞋企的奥康。创始人王振滔也是最早亲自直播带货的企业主,他说,奥康实体店铺销售受到疫情影响,但不能坐以待毙,于是和儿子王晨一起上直播,创立新体系奥康奥莱,开发四五六线市场,“要在山崩地裂之时,做寻光探路的人。”

  同样在4月,采访做酒店和旅游的山屿海康养董事长熊雄。疫情期间,山屿海旗下数十个康养基地遭遇普遍退单,公司几个月没有收入,但公司要扛住,有几百名员工要养,怎么办?熊雄一夜夜失眠,在全员会议上偷偷流泪,但同样果决地选择直播卖房券、全员营销,想尽办法多卖一点,同时向客户传达奋力自救的姿态。

  而就在最近耐克也扛不住了,CEO提醒:裁员将至!

  6月27日,路透社报道:耐克公司周五警告称,由于全球最大的鞋类制造商加大了通过其在线和零售渠道直接向客户销售产品的力度,该公司将裁员。该公司计划周四裁员之前,该公司周四公布季度净亏损7.9亿美元,为两年来首次,因为其批发业务首当其冲,因为鞋类零售商和百货商店因冠状病毒爆发而关闭。

  在新冠疫情和全美抗议活动的双重打击下,美国运动品牌巨头耐克(Nike)出现2年来首次季度亏损,上一财季销售额同比下跌接近4成。6月26日,耐克发布2020财年第四季度业绩(期限为3-5月),报告期恰逢欧美疫情高峰期,耐克实现营业收入374.03亿美元,同比下降4%。截至5月底的2020财年第四财季,耐克营业收入达63.13亿美元,低于预期的73.8亿美元,同比下降38.14%,季度净亏损7.9亿美元(约合56亿元人民币),同比下滑179.88%。

  在新冠疫情和美国国内大规模抗议活动的影响下,耐克全球90%的门店在第四财季都关闭了8周以上,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耐克在全球有超过750家店铺,其中美国地区有384家零售门店。CNBC 26日报道指出,就在耐克公布惨淡业绩的同一天,其首席执行官约翰·多纳霍(John Donahoe)通过电子邮件向员工发出提醒:裁员即将到来。

  镜头前灿烂笑脸的背后是艰难自救:如果放弃,企业和员工还有什么出路?

  在今年小编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今年是纺织服装业最差的一年。”小编觉得这几乎成为绝大多数行业人士的心声。不管是做纺织面料还是服装生产厂家来说都是难熬的一年。疫情导致今年的纺织市场产品和格局都出现了很大变化,如今外贸企业拼命在找内贸市场开拓,内贸市场则在通过价格、直播来稳住客户、养活企业,整个纺织企业生存百态尽出。总体而言,企业都在控制好经营成本、维系现金流,在市场上寻找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所。

  即使不能马上盈利也要直播带货,像钱金波这样的企业选择值得尊重。镜头前灿烂笑脸的背后是艰难自救。数十年的品牌和成千上万名员工,不允许企业主坐以待毙,即便一次次卖力吆喝后并没有盈利,下一次还是得继续。如果放弃,企业和员工还有什么出路?

欢迎投稿  ctanet@163.com  (公司)
   350652029@qq.com  (个人)
品牌推广咨询 020-84869930
请关注微信CTA666,欢迎浏览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