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纺企恢复生产经营后的形势新观察
中国纺织网
2020/2/13
浏览数:218 (统计时间:2018年5月起)

  2月6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的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传递重要信号,当前除湖北省外,全国其他地区新增确诊病例总体稳定、病死率低,要合理配置资源,避免不必要恐慌,在继续做好科学防控的同时,有序推动恢复正常生产,既为疫情防控提供更好保障,又切实维护正常经济社会秩序。鼓励企业创新方式,降低工作场所人流密度,采取倒班制保障满负荷生产。建立重点企业派驻联络员制度,督促企业开足马力生产,及时协调解决机器、用工、资金不足等问题,抓好原辅料、重要零部件等稳供保障,保障全产业链正常运行。很显然,除湖北武汉等中心重点疫区必须继续采取多种措施进行“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及发病的阻断根治外,其它省、区企业、行业原拟定的本月中旬前,即2月8-9日上班计划将视具体情况落实到位。那么,恢复生产经营情况下的纺织企业将面临怎样的形势呢?笔者进了走访调查与观察分析。

  员工返厂率、企业开车率等生产要素将参差不齐。

  据了解,全国绝大部分纺织企业少有二月上旬之前开车生产的。这除了全国防控形势要求,各地也都制定了明确的企业避疫停产的地方规定。从沿海、沿江等中东部省、市、区纺企员工构成情况看,一线工人除了本地人之外,有超过半数来自中西部。异地工人多,疫区分布错综复杂,各地放行禁令不一,势必形成企业开工员工到位难以全满,顺势影响开机率。

  据对江苏、河北等地异地员工使用较多的涉棉企业了解,近日原用工企业正在与异地员工进行沟通联系,了解上班复工打算安排情况,结果是相当多数员工不一定能够在二月上旬末或中旬初离家去外省市区务工企业上班,这种情况在湖北武汉等重点中心疫区的员工更是不得出行。

  据悉,有的地方农场、小微企业二月份拟定不复工,小纺厂也计划将急需交货的产品生产任务转手或委托加工,期待疫情完全解除再说。而订单交货在即的纺企却倍感忧虑。江苏盐城某2万锭色纺公司老总表示,他们将于2月9日开车,按本地员工为主,异地员工为辅的原则,视人头定员额班次,能开多少车开多少车。而另几家以外地员工为主体的企业却至今仍在期待异地员工的返厂信息。不容乐观的是有些工人因为自住地或镇域小区因存在感染源或确诊病人,所有控制范围内人员两周内禁止出入。相关人士纠结,如果在隔离期将尽,再出现新的感染与发病怎么办?而且从隔离区进来的人员需再次隔离一段时间后方可上班,如此循环,使企业复工形成较大被动,以外来女性务工者为主的纺织企业颇为焦虑。

  总体分析,全国原有的二十多个省份计划2月8-10复工产销的预期可望实现,其中大、中型国企复工的形势将好于中、小型私营企业,员工来自异地多的企业复工情况难尽人意。初步估计至2月10日,尚需在相对正常情况下,中、小纺企员工返厂上班率70%左右,二月份纺企满负荷生产几无希望。因此形成的压力将集中体现在一季度,企业要消除这样的负面压力除了自身力量翻身,还需要来自政府政策的支持和整个产业链的和衷共济。

  产品产销将面临新情况

  现在,中、小纺织企业基本上是依靠所持订单安排产销,二月中旬开车生产订单主体来源于上年度末的企业采购,也有企业是做常规,与下游供应企业定品种、定规格、定数量做常年的,但这些企业多为多年为一些知名企业做配套,并不代表全产业状况,社会上更多的纺企仍然依靠周而复始的业务采购安排生产经营。

  企业生产经营恢复后将面临这样几个问题。一是根椐在手订单及下游企业的要货情况抓紧组织生产,尽快尽好实行产品与需方的有效对接并进入质、量正常供需的“闭路循环”。二是积极寻求新的经营业务。而新的情况是疫后的纺织市场真正的走势现在还没有清晰雏形,疫情发展的向好向坏,都将直接折射到一、二、三产上。作为棉纺织市场,如果中国纺织品的国际国内市场因疫受阻,那么中、上游经营会迅速萎靡,原棉销不动,纺车开不足,纱线无出处。业内人士分析,这场疫情短期内对GDP以及经济增长已然形成影响,而对制造业和经济贸易的影响因为春节假期因素的剔除不会特别严重外,但2月中旬到整个3月份的影响非常显著,由于需求和生产骤降,投资、消费、出口均受明显冲击。业内进一步的理性分析认为,从宏观上看,在世卫组织宣布解除对中国“新冠肺炎”疫情的紧急状态之前,来自中国的所有货物商品都将受到区别对待,特别是食品和农产品加工生产将难获新订单。从微观上看,受宏观因素影响,企业下一步在进货交货、供应链有序交汇运作、现金流受制等等方面都将面临挑战与期待,预计一些已经是“边小微亏”的企业会被“洗牌”出局。采访中,就有企业陈述,将来涉及疫区(如产棉用棉大省湖北及周边棉花主产销区)的产销经营你怎么做?来自这些地方的原辅材料、纺织品会不会受行业或消费者另眼相看?正在与疫区进行中的业务是断还是续?等等问题矛盾,企业正在求解或化解。

  市场供应扑朔迷茫。

  关于棉花及其纺织品市场价格,从去年下半年以来,经历了一段不平凡的动荡起伏。因为中美贸易问题,棉市棉价曾经一度跌到令人不可置信的“超低谷”,直至2019年11月份,随着中美贸易关系的缓和,棉价出现反弹上行。时至2019年年末,各种分析频出,有认为企业在春节前后将补仓一定生产原料的,有节后棉价会出现新的“拐点”的,也有人说收储是棉市走势风向标,收储报价无波无澜,棉市却仍以平静为主色调等等等等。谁知正届春节的这场“新冠肺炎”疫情,把所有的评估预料都涂上了阴霾,随着疫情阻击战的深度打响,关于市场的一切神话都无从说起。从正月初七一些涉棉网站收集的棉花、纺织、棉副等产品报价信息看,无不打着“阻击疫情,有价无市”的说明,而所谓的报价也是沿袭节前的价位。关于正式复工出产后的涉棉产品报价目前还没人能给个准数。如果总体形势如国务院“双联”会议所分析的那样,全国除武汉以外的企业将从少到多渐次复工,市场供应链随即启动,新的市场走势行情会呈现出来。现行状况是复工企业将对在手有效订单进行有序生产供应,而新的订单、新的报价、新的批量及交易原则要求会不会发生变化,自然都在变化和期待中,因为更多的走势变化取决于疫情的进展,疫情不缓,阻击依然,一切物资流通,行情利益均无从谈起。因为中央明确要强化属地政府和企业责任,切实做好恢复正常生产后疫情防控。按照合理、适度、管用原则制定针对性防控措施,健全和落实工作场所人员防护制度。要求协调解决疫情防控工作中的突出问题,组织力量加强对疫情变化的研判,有针对性研究后续工作。由此可见,当前及近期,防御抗击疫情仍是全国上下政治、经济、民生、维稳工作主线,恢复生产的一切行为也将要服从顺应于大政方针,所以,企业潜在的问题仍在发展变化中。有道是“信心比黄金更珍贵”,困境中,我们首先要尽最大努力让企业活下来,因为只有“活着”,才能“活好”。我们欣喜地看到,许多专家学者在税收、补贴、金融、用工等大的政策方面保证中小企业生存发展上给出了建议,各个企业也在努力寻找压降成本、化解风险的方法措施。相信国家在决胜全面小康、决胜脱贫攻坚之年,一定会以最大决心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一定会以最大决心解决经济平稳发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