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之言|央行降准对棉市如“雪中送碳”


  近日央行宣布,自2018年10月15日起,下调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降准所释放的部分资金用于偿还10月15日到期的约450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MLF),这部分MLF当日不再续做。除去此部分,降准还可再释放增量资金约7500亿元。强调释放约增量资金,可以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和创新型企业的资金来源,提高经济创新活力和韧性,增强内生经济增长动力,推动实体经济健康发展。业内分析,此轮降准的关键点有两个:一是一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而不是常见的0.5个百分点,力度非常大,时间点和降准幅度都超预期;二是并没有使用驾轻就熟的“定向降准”,而是堂堂正正的全面降准。

  那么央行降准对棉花和纺织产业有哪些影响呢?笔者看法归纳如下:

  其一、对籽棉、皮棉价格的止跌企稳乃至反弹起到支撑作用。从调查来看,9月中旬以来新疆籽棉收购价格整体回落0.2-0.3元/公斤(含手采、机采棉),2018/19年度皮棉销售报价下跌超过800元/吨,郑棉CF1901合约价格下跌达到1300元/吨以上(跌幅8.13%),导致贸易商、棉花加工企业和农民恐慌情绪浓重。央行大规模降准且增量资金重点投向小微企业,利于轧花厂、棉花贸易商、纺织厂等获得信贷资金支持,整个产业链资金压力缓解,收购和产销信心得到恢复。

  其二、对榨油厂、短绒厂等信贷需求依赖较大的企业有利好,棉籽交售价格有望继续上行,缓解轧花厂成本压力。随9月份国内棉花采摘、收购、加工提速,疆内外棉油厂、短绒、浆粕等行业也迎来久违的产销两旺,但对于大部分中小油厂、短绒企业而言,近几年申请银行贷款的难度越来越大,直接制约了棉籽等收购和加工,央行降准释放流动性利于油厂等棉副企业现金流补充,棉籽交售价逐步走高刺激轧花厂放量收购。

  其三、利于棉纺织企业提前采购2018/19年度新棉,补充原料库存,提高纱布、服装等产品竞争力。从时间上来看,进入10月份以后国内各棉纺织厂、服装企业都要面临回收货款、及时还贷的压力,再加上竞拍储备棉已占用一定量流动资金,一旦出现棉纱、坯布、服装销售减缓甚至滞长,棉花中下游产业链资金问题就比较突出,高品质新棉的补库期很可能后延至11月中旬前后,不利于皮棉、籽棉价格企稳,农民收益受到损害,降准至少阶段性破解了部分纺织、服装企业的资金困局。

  其四、缓解中美贸易战等利空因素对我国纺织、服装企业的冲击,利于棉花、棉纺织企业接单并安排生产。从调查来看,由于担忧美方对中国剩余2600多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预期,国内一部分纺服企业、外贸公司已大幅减少或拒接美方订单,市场恐慌情绪较浓。“十一”期间美元指数再次上破95,对大宗商品反弹形成打压,ICE主力合约一度跌破76美分/磅整数关口,郑棉多头也成了“惊弓之鸟”,央行降准不仅释放资金流动性,更给了企业对抗外围风险的底气和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