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加工厂退回来的货已经堆到仓库放不下,“白菜价”出货去库存!
中国纺织网
2020/4/10
浏览数:114

  在跟意大利客户聊天的时候,对方已经不回邮件了,可能是生病,甚至可能是住院了。在一个柯桥纺织的交流群中,更多柯桥的面料厂纷纷以“白菜价”出货去库存,面料价格下降幅度甚至大于原料下降幅度。目前唯一能让公司撑下去的路子,就是改产防护服。“就是抢这半年的时间,希望能等到正常需求恢复。”

  中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0年1月—2月出口贸易额最大的产品,分别是有机化学品,纺织物,电力机械、器具、电气零件以及服装、附件,但同比却下降16.5%、18.6%、7.8%、18.7%。在全球化的今天,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与世界同凉热;中国工厂与全球市场同命运。

  成衣加工厂:复工难复产

  “本来国内疫情平稳,工人们都在家憋久了工作兴致高涨,前后只耽误一个月工期,很快能补上,大家都觉得今年出口形势一片大好。”贺笛说。她是浙江杭州余杭区一家成衣制造、出口公司的员工。该公司主要向欧美国家出口高级女装。

  家纺、服装是杭州余杭区的优势产业,有“好布出余杭”的美誉,杭派女装有80%产自余杭。

  一个多月前,贺笛跟服装厂的工人一样怀着愉悦的心情回到公司复工,她赞叹杭州市政府的未雨绸缪,“很多事情都想到了”。

  服装行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复工后,最大的问题是工人不够用。贺笛说,3月初部分同行的海外订单遭到客户取消,原因多是未能按时交货。由于管控要求,她所在的公司也只能分批协调工人上岗。

  但不出一周,外贸形势陡转直下,贺笛的公司也面临订单取消的情况。同时,有的客户应该支付尾款,但此时却告知,由于商业百货停业,没有销售收入而难以付款。“这部分应收款要不回来”。

  “目前来看,不仅是服装市场,包包、鞋子、手工艺品等行业都面临海外消费需求短缺的严峻形势。”她说。

        广东揭阳鞋厂的老板于蕾忧心忡忡。她的工厂主要生产拖鞋、凉鞋,销往泰国、中东、非洲等地区。

  受疫情影响,于蕾的鞋厂直到3月中旬才开工,至今才做了半个月左右。由于外省工人占七成,又招不到本地工人,不仅耽误工期还得支付巨大的人力成本。好不容易员工到位了,订单却少了一半。“客人需要实地看货下单,现在非洲客人都没法过来。”

  “再做多两个月我都没钱给员工发工资了。”于蕾说。在兵荒马乱的2020年,许多像他一样的外贸商发现,一旦失去订单,昂贵的人力成本和积压于仓库的原料和商品,就会掐断企业的现金流。

  纺织面料厂:“白菜价”出货去库存

  订单减少的危机,开始从下游制造商传导至上游纺织面料厂。

  4年前,郑明明转了行,从服装出口转至沙发布出口,他跟几个朋友在浙江海宁许村镇家纺工业园合伙办了一个厂。许村工业园是浙江省唯一的装饰布工业专业区,是一个集原料、制造、成品配套、产销全套服务的产业集群。

  “中国是工业大国,不愁面料。江苏、浙江可以实现面料的批量生产,量大且价格便宜。”郑明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是中国面料及服装出口贸易的优势,例如沙发布四年前是20元/米,现在能控制在15元/米左右。

  多名从事服装外贸生意的人士表示,目前向海外出口的面料大多位于中低端,价格低,利润空间小,基本靠跑量。需要进口的只是一些高端面料,市场小众,况且很多高端面料国内也可以仿制,然后再出口。

  “现在的情况是,没有‘量’了。”郑明明说,眼下订单缺乏,存货积压,他想的是如何去库存。

  浙江绍兴柯桥有着亚洲最大的轻纺专业市场。柯桥一位纺织面料厂董事长在朋友圈写下心声:由于消费市场订单缺乏,加工厂退回来的货已经堆到仓库放不下。在一个柯桥纺织的交流群中,更多柯桥的面料厂纷纷以“白菜价”出货去库存,面料价格下降幅度甚至大于原料下降幅度。

欢迎投稿  ctanet@163.com  (公司)
   350652029@qq.com  (个人)
品牌推广咨询 020-84869930
请关注微信CTA666,欢迎浏览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