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OPEC+减产幅度令市场失望,原油市场一夜之间经历“暴涨暴跌”,接下来聚酯产业链又将何去何从?
中国纺织网
2020/4/10
浏览数:145

  随着隔夜OPEC+特别会议给市场带来一轮又一轮的"惊吓",国际油价经历了暴涨10%到暴跌10%之间的转换。

       (原油市场受消息影响大幅波动,来源:财联社、TradingView)

  经过了长达7个小时的磋商,OPEC+终于确认了一份不及市场预期的减产协议。OPEC+将从2020年5月1日起减产1000万桶/日,为期两个月;7月起减产800万桶/日至今年年底;自2021年1月起减产600万桶/日至2022年4月22日。

  OPEC+减产幅度不及预期令油价冲高回落

  以沙特和俄罗斯为首的产油国试图敲定一项减产协议,在全球燃料需求下降30%的情况下解决日益严重的供应过剩问题。然而,分析师表示,OPEC+最终的减产幅度可能低于市场预期,并补充称,由大流行引发的衰退导致的需求破坏太大,问题不容易解决。

  各家投行和研究机构普遍认为,减产1000万桶/天显然无法改变原油供需失衡的状况。

  晨星(Morningstar Inc)大宗商品研究总监Sandy Fielden表示,今晚发生的事情如往常一样--减产计划谈得挺好,但落实到细节和各个国家的份额才是真正关键的事情,更何况现在G20(能源部长会议)的作用依旧是一个谜。

  富国银行能源分析师Roger Read指出,直到北美、欧洲和亚洲部分地区的社交隔离措施接触之前,OPEC的减产措施最多只能勉强跟上需求下跌的势头。

  Baird分析师Ethan Bellamy认为,1000万桶/天的减产根本不够平衡市场....对于OPEC而言,唯一可以用的招数就是利用价格(下跌)逼迫美国等其他高成本国减产。考虑到俄罗斯目前还有超过5000亿美元的外储,的确有资本打价格战抢夺美国石油生产商的客户。

  OPEC和包括俄罗斯在内的盟友,被称为OPEC+集团,曾提出减产1500万-2000万桶/日,相当于全球供应量的15%-20%。

  不过,伊朗石油部长表示,在2020年5月和6月仅实施1000万桶/日的减产规模。从2020年7月到年底将减产800万桶/日,从2021年1月开始将减产600万桶/日。

  对冲基金公司Again Capital LLC合伙人John Kilduff称,他们拟订的减产数字无法完成任务,过去几天里市场消化了很大的减产预期。产油国需要移除大山,而他们可能只移了一个小土坡。

  每日减产1000万桶将是OPEC成立以来最大的减产规模,但俄罗斯坚称,只有美国加入该协议,俄罗斯才会减产。加拿大和巴西等其他大型产油国已经表示支持减产,不过这些国家目前是因为市场力量而减产。

  美国尚未表示将会否实施强制减产。相反,美国称,市场力量已经导致油企开始减产,预计到明年,美国产量将减少近200万桶/日。

  随着新一轮减产协议的达成,聚酯市场又将迎来怎样的一轮发展呢?

  在内外贸均受阻的情况下,织造企业就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坯布库存方面,目前盛泽地区坯布织造库存为41-42天左右,市场订单并未好转,未来仍有继续上升趋势。

        在巨大的坯布库存压力之下,降开工已经变成了大部分织造企业的选择。在目前的织造企业中,二班倒的情况已然不多见,取而代之的是三班倒、四班倒的情况。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订单情况依然没有好转,停产也已经在企业的计划之中了。

  从织造企业产能也可以看出,据中国绸都网数据监测显示,三月下旬以后,江浙地区织造企业织机开机率不升反降,4月3日下降到了72%,而去年同期的开机率接近9成。

        在织造企业开机率不断下跌的情况下,织造企业能拿出多少钱来购买原料就成了一个未知数。

  4月2日开始,因为原油价格从低位反弹,聚酯原料跟涨,涤丝产销出现了罕见的“三连阳”。在这波行情中,购买原料的有一部分是经营良好的企业,一部分是策略较为激进的企业,还有一部分则是原料贸易商抄底。但对于一部分经营策略较为保守的企业来说,实际并没有进行大量补货,依旧保持原来随买随用的策略。

  如果未来聚酯原料价格在原油的带动下上涨了,虽然短时间内可能会带动部分织造企业购买原料,造成一波产销高峰,但从长远来看,这种趋势很难长时间延续。

  一方面,愿意补货的织造企业许多都在4月2日开始的那轮涤丝价格上涨行情中补了货,没有补货的大都是一些经营策略较保守的企业;另一方面,在内外贸都受到极大冲击,未来订单还没有着落的情况下,织造企业对原料的买气也会受到影响。

  全球纺织服装供应链的蝴蝶效应:上半年春夏纺织服装卒

  2020年3月中旬,Adidas曾宣布,暂时关闭欧洲和北美的Adidas及Reebok门店,欧洲门店于3月18日关闭,美国和加拿大门店则于3月17日关闭。

  另一运动巨头Nike也于3月15日宣布关闭美国所有线下零售门店。Nike在加拿大、西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零售门店从当地时间3月16日开始关闭。

  海外疫情的持续扩散,对于中国服纺外贸企业而言,又是一次严重冲击。据中国服装协会第三次调研显示,46%被调查企业反映,国内订单大幅减少的同时,出口订单也面临下滑或被取消,物流受阻,压力巨大。

         “我非常焦虑,三个月来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1、2月中国疫情严重,工厂无法生产,海外客户急催订单,我心慌。现在欧美疫情大爆发,客户不催了,开始取消订单,甚至推迟4月-6月的订单,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宁波一家服装厂负责人许先生对记者表示。

  这家企业早年主要为欧时利、VERO MODA、Zara、H&M等品牌提供布料,其生产的布料相继出口到荷兰、德国等欧洲国家,以及迪拜、澳洲等。

  许先生告诉记者,一件衣服在到消费者手中之前,其实已经周游了半个地球。“韩国和日本的服装公司在中国订购布料后,运输到东南亚的自建服装生产厂进行成衣制作,最后成品衣服再被运送至欧美国家进行销售,这就是服装产业链全球化的一个缩影。”许先生表示。

  根据世贸组织的数据,长期以来,中国一直是全球最大的纺织和服装出口国,中国服装出口占世界服装出口的比例在35%以上。

  但是,自从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1-2月,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额为298.35亿美元,同比下降20%。其中,纺织品(包括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出口额为137.73亿美元,同比下降19.9%;服装(包括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额为160.62亿美元,同比下降20%。

  一转眼已经进入第二季度,疫情对产品的影响首先就是春夏服装。

  按照惯例,往年春节放假前贸易商会陆续将春装面料订单出货,复工后开始忙碌夏季服装面料,但是今年一场疫情将消费压缩到极致,导致春夏服装需求刚刚开始就直接结束,市场上春夏装面料的主流产品仿真丝也是陷入了产能过剩的局面,几家做仿真丝面料的生产商表示近期订单寥寥无几,染厂仿真丝进仓量也较开工后明显压缩。可见,疫情把原本所有的生产和销售计划都打乱了。

  天津一家老牌服装企业对记者表示:“疫情对我们的打击太大了。账上现金流都是负的,为了能够撑下去,前段时间我们这些商家还去物业处要求减租。去年底的时候接了几批欧洲的订单,目前都已经被取消了。复工到现在并没有接到新的订单,开店也没有客人,目前只能通过淘宝直播的方式来去库存,原来五个合伙人现在只剩下我跟另外一个合伙人了。”

  利空影响还在发酵,部分秋冬订单也开始被取消!

  上半年错过了生产的最佳时期,春夏面料订单被取消也在情理之中,那么下半年能加速夺回嘛?当然因为这场疫情造成的利空影响在市场还在发酵,短期内市场仍然饱受“订单缺失”的困扰,连部分秋冬面料订单也开始被取消!

  一位出口印度的贸易商李总透露,他手上的一个1万多米仿记忆面料出口印度,已经全部完成,正准备出口时被紧急叫停。事情发生于3月20日,李总表示,20日上午客户发邮件催单,下午就收到印度将于24日全国封城、暂停订单的邮件。李总告诉小编,这批仿记忆面料就是用于生产冬装。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3月24日宣布,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将于当日午夜开始在全国实施"封城"模式,持续21天。中国至印度的船运时间大约在20天左右,按预期并不影响印度客户收货,但显然客户暂停订单时还考虑了停工时间延长的因素。复工时间一旦推迟,或将赶不上冬装的上新,后期仍存在订单取消的可能。

  国外疫情乐观估计持续到六七月份,但悲观预期或将持续至8月后。如今秋冬订单的取消,需要纺织服装老板们引起重视了。

欢迎投稿  ctanet@163.com  (公司)
   350652029@qq.com  (个人)
品牌推广咨询 020-84869930
请关注微信CTA666,欢迎浏览杂志